---- 淘宝优惠券 ----欢迎到论坛交流 ---域名问题某些图片和js资源无法访问,导致一些代码实例无法运行!(代码里gzui.net换成momen.vip即可)

大学生自述求职陷入天津传销经历:有捅你的,有给你缝伤口的

生活娱乐 蚂蚁 1389℃ 0评论

https://www.baidu.com/home/news/data/newspage?nid=16633937124887151348&n_type=0&p_from=1&dtype=-1

Pinnsvin身陷静海传销组织时所作的课堂笔记,上面写着“市场分为家人,朋友,同学”。

摘要:一名大四大学生,与李文星一样,通过Boss直聘求职时,于去年底被骗入天津静海的传销窝中。不过,幸运的是,经过11天的煎熬,他最终成功被警方解救。这是他写下的自述文章,以当事人的视角,详细记录了他是如何一步步被骗入传销窝,又是如何被洗脑,最终如何获救的过程。

撰文:Pinnsvin

编辑:王怡波

我从2016年12月9日进入天津静海区传销,2016年12月19日中午13点左右才从传销中出来。下边,我详细描述一下这11天的经历。

先简单介绍一下我,大四狗,信息管理与信息系统专业,学过java,准备从事与java后台相关的工作,java基础一般般,ssh框架会简单使用,就是想找一个实习的工作,工资要求也不是很高,能给3000左右就干。

因为身份证丢失,直到去年11月回老家补办身份证后,12月5日,我才开始在北京面试。其间,我用智联、大街、内推、Boss直聘投递简历找工作。

求职

12月7日左右,在Boss直聘上有一个公司(百利应科技有限公司)聊的挺好,说是过两天有面试。过了一天,来了一个电话,说是在boss直聘上聊的,是技术面试,问了简单的几个问题,就说电话面试通过了,过两天会有人事面试。然后就等,12月8日也去面试了,面试回来之后,来了一个电话说问我是不是谁谁谁,之前有人技术面试过,这边是谈薪资之类的,然后就随便聊了聊,说他们公司北京周边经常有外派,问能不能接受,我说可以接受,又谈了谈薪资,因为自己水平不是很高,所以要的工资也不是很高,要了3k,给了2.5k,说是包住宿,有餐补。我想着,还可以。

12月9日,我去天津。到天津后,给对方打电话说我到了,之前说是到了之后她过来接我,到了之后,我就说我自己过来吧,不用她过来接了,她当时答应的很痛快,其实她根本没打算过来接我。

然后她就告诉我怎么走,怎么坐车,说是坐3号线到周邓纪念馆站下,然后坐588公交说是坐两站就到了。找了好一会588站牌,找到之后等588这趟公交起码等了20分钟,之后就坐了两站下车了,当时还在城里,一切看起来还算正常。到站之后,给她打电话,她问我到哪里了,她说我下错了,显得有点不耐烦。

她让我继续坐588,上了车给她打电话,挂了电话她发了信息说是到保定小区站下车,她现在有事很忙自己不能过来,让他一个朋友过来接我,还给了我她朋友的电话。

当时肚子有点饿,想找个吃饭的地方,但是没有找到,就找了一家很小很小的超市买了一块面包吃了吃。然后就在那里等588,又等了好久,因为我手机信号不是很好,也没有查她说的公交站和之前发的地址是否吻合。最后终于上了588,上了车我也没有给她打电话,因为我手机信号不太好,打电话对面可能听不太清,就给她发短信说我上车了,其间又问我坐到哪里了,我说刚过文理学院。

坐了一会车,发现周围都是荒地,可以说是十分荒,一面是高楼大厦的城市,这面是乡间平房,路也不好,当时感觉不太对劲,想着要下车,最后还是没有下车,想着可能坐一会就有高楼了,于是就继续坐着车,果然等了一会确实路变宽了,有现代建筑的样子了,但是还是比较少的,当时也没有想多少。

这辆公交它不报站,我还怕坐过站了,就问车上的人保定小区到了吗?旁边的人说是不知道,问前边的一个小姑娘,小姑娘说了一会也没说清楚,我就说我去问问司机,刚站起来就看到了保定小区的站牌,就赶紧给司机说要下车,司机马上就停车,我就下站了。

到了保定小区站后,我跟对方联系,站牌对面有两栋比较高的楼,他告诉我说往那两栋楼的方向走,问我穿的什么颜色的衣服,这边人烟稀少,白天路上人很少,当时也没有想太多不好的。

往那个方向走的时候,遇到一个男的问我是不是谁谁谁,我说是,然后他告诉我,说那个谁有事过不来,让他帮忙过来接我,我当时也没听那个谁叫什么,想着有事过不来让别人帮忙接人也正常,况且我还不认识他们公司的任何一个人。他说了我的名字,那就应该是,就跟着他走了。

刚走一会,又过来一个人,说是他朋友,今天休息,没事,出来买点东西,顺便和他一起过来接我。他问我是做什么的,我说是做java后台的,又说自己是做android的,因为我对android有一点点了解,聊了一点点android的话题,问我知不知道android的四大组件,我说不知道,然后他自己说了,我就知道一个activity。

他们问我过来的时候吃饭了吗?我说就吃了一块面包,他们坚持要先吃饭,我当时也没有看手机到底是几点了,估计也就是吃饭的时间,然后我们就去吃饭(黄焖鸡)。观察到他们付款的时候都不是很情愿的样子,脸色也不是很好,但是过来和我聊天的时候就很兴奋,当时也没有想太多。

各种聊,各种问题各种问,就差问我身份证号是多少了。问的我都有点烦了,他们吃饭比较慢,中间那个自称做android的出去打了一个电话,说是他妈给他来电话了,回来之后又问我和家人联系得多吗之类的问题。

因为我当时比较急,就想着先到公司看一下公司。也没在意很多。吃完饭,我以为就要走了,结果,他们说要去超市买点东西,问我自己需要什么东西也买一买。就一起过去了,去了超市他们也没有买过多的东西。超市出来之后,就说叫车,然后我们就在那边等。

其间,他问我要手机,看看我手机,因为之前聊的比较开,也没有想太多,就把手机给他了,他拿着我的手机就在里边看东西。打开网易云音乐看到我本地的歌曲,说自己也喜欢听,说等会借他听会歌,我说好。之前,我告诉他我的手机是我自己刷的机,他居然不知道刷机,一个学android的居然不知道刷机,我就告诉自己,可能他是那种特别烂的android程序员,也没有多想。

android5好像有一个什么东西,一直按什么东西会出现一个棒棒糖,我之前不知道这个,他就演示给我看,为了显示自己也是懂android的。演示之后我就更加相信他了。我问他先去公司还是先去宿舍。他说先去宿舍吧,把我的包先放在宿舍。

过了一会,旁边有一辆车,他们说就是这辆车,这司机也是很焖的那种,不说话,也不给正脸。上车之后,他们又告诉我,这边有个朋友弄了一个鱼塘,去他朋友的鱼塘那里拿两条鱼,晚上做鱼,然后去宿舍。我也没有多想,想着他这么健谈,在天津也待了一两年,认识个朋友,这也正常,就没有往心里去。

上车之后走了好久,越走越偏,心想着可能过一会就好了,结果就从一个野地的小路上进去了,我想着肯定要出事,看到前边路两边各站了一个人,这时车停了,然后就说到了。让我下车,下车之后,司机就开车走了,他说我们过去拿鱼,我说你先把我手机给我,拿我手机的那人走得很快,马上到前边去了,不给手机。

前边有一个用彩钢瓦做的房子,我估计那就是他们的窝,我就是不走,但也不敢跑,他们一共四个人,几乎就围着我,跑是肯定跑不了的。后边围上来两个人,拉着我,然后,我看到一个人穿着红色衣服,骑着摩托车正在往这边过来,我马上喊救命,不要命的喊,他们就拖着我往里边走,把我拖到了那个铁皮房后边,有一床被子扔在地上,让我脱鞋上去,他们让我冷静(就怕我出声),各种威胁。

我也冷静下来了,说你们要什么都给你们。他们说,什么也不要,然后就问我觉得他们是做什么的,因为我来天津的时候就有朋友告诉我,小心一点不要进传销了,我知道他们肯定就是传销了,但是我就是不说他们是传销。

我说我不知道,旁边就有人说,你看我们像不像是黑社会,我说我不知道,然后他们接着问我他们是干什么的,我说我不知道,他们就各种引导我说传销两个字,我就是不说。

最后他们威胁诱导,搞得我不耐烦了,我就说是传销。他们一听到这两个字,立马就急眼了,说我给他们扣了一个屎盆子,还说3-5天的时间去他们行业考察考察,考察通过了就爱上哪里上哪里去。我当时心里就想,这种话鬼才信。

之后,他们让我穿上鞋,抱着刚才的那床被子被他们拽着往前走,我不知道要去哪里,不过知道肯定没好事。结果走一小段路就来到了他们真正的窝,就野地里有那种半人深的一条沟,然后沟里有植被,但是有一块地方的植被被他们弄掉了,下边铺着被子,被子脏得要命,那些人身上也盖着被子,他们面对面坐着在打牌。

见我们过来了,打牌的那些人,马上站起来说欢迎之类的话,带我的那几个人中也有人说“我们家来了一个帅哥”,下边更多的人就回应说欢迎,然后他们让我下沟,入坑了。

“入坑”

到坑里,他们让我脱掉鞋坐下。他们盖被子的盖被子,各种关心,问我冷不冷,各种问题又来了,问我从哪里来,做什么的,家是哪里的……又问我会不会打升级,我说不会(其实我玩过),他们说没关系,他们教我玩,然后就往我手里塞牌。

过了一会,让我穿鞋上去,把我带到一个“领导”跟前。旁边这两个人见到那个“领导”,就马上说“导辛苦了”,然后那个人站起来,和他们其中的一个握手,又和我握手,我伸了一只手,他就不伸手过来了。旁边的两个人马上告诉我“和领导握手要双手”,重新握手后,那个“领导”示意他们蹲下,他们让我也蹲下。

然后,这位“领导”就开始问我问题了。问了我从哪里过来的,来这边干什么,有谁知道我过来这边……好多问题,还是和他们之前的问的问题类似。我说是甘肃人,又问了甘肃哪里的,又问“你觉得我们是做什么的?”我刚开始没敢说传销,就说不知道,然后就开始诱导,我就说了传销,这位的反应也是和之前的一样,急眼了,又说我给他们扣屎盆子之类的话。

他又问我,知道的传销是什么样子的,我就说拉人、出不去,然后他又问还有什么,我说不知道,他说“你是甘肃的,你不知道,你骗谁呢?他妈的干这个的你们甘肃的最多了。”我说我真的不知道。他又问我怎么了解到传销的,我就说在新闻上看的,他就让我说出至少四点关于传销的“流言”。我就说拉人、出不去、发展下线,然后就告诉他我实在想不出来了。

他就拽着我的衣领,威胁我别耍花样,我说我真的不知道了,然后就继续威胁,还踹了我一脚。他告诉我,他的心理学有多牛逼,一眼就能看穿我在想什么,(我tm还真不信)。威胁之后,又说没人理解他们这个行业之类,什么哪个行业都需要有人去做,他们行业也需要有人。又说,他们用了一个技巧—骗把我弄过来,不是什么人都能来他们这里,不是谁想来就来的,说给我3-5的时间考察考察他们行业,给他们一份理解。

完了,他又问我,他们像犯法的吗。我当然说,不犯法。他又说,不要老是配合他,又问他们限制了我的人身自由,犯法吗?我没说话,他又开始说他们的行业没人理解之类的话。

“来到这呢,无非就是3到5天的考察时间,考察通过了,爱上哪上哪去。”然后说就当在这边玩3-5天,把心放下了,去交交朋友,用心理解他们行业,之后就示意旁边的两个人带我去“坑”里。

入“坑”后,就让我打牌,又是各种问题各种问,他们都自称老板,之间的称呼也是某老板。我问他们,来这里多久了,他们也不认真回答,后来我知道这个问题是不能回答的,之后也就不再问此类的问题了。

然后我就换了另外一种方式,问他们有没有看过一些电影,我说了一些电影名字,都是最近上映的,最后推断出他们之中有来了半年左右的,有3个月左右的。他们问我,我一一回答,但是我问他们的时候他们不说,说是这里有问人的“礼仪”。

这个窝里有两个女孩,当我第二次入“坑”的时候,她们就过来和我聊天,示范给我看:“这位老板辛苦了,我叫xxx,来自xxx,请问这位老板怎么称呼?”“辛苦了,我叫xx,来自xx。”过了一会,又过来一个人,说要做我的“师傅”。然后就和我各种聊天,各种问,还告诉我“来这里就两点规矩,一不能说脏话,如果要说脏话,需要加‘打广告’三个字,二是不能打架”。

之后,他又告诉我说如果有“领导”过来了,马上放下手里的东西,站起来说“导辛苦了”,“领导”让坐之后才能坐下。让我不要多想之类的,就当来这边玩。他们会各种关心你,搞得好像他们是迫不得已骗你过来,而且骗你过来还是为了你好。

他们说,这里最大的是“领导”,接下来是两个扛家,一个大扛,一个小扛,再就是管家,管家之后是他们这些老板,老板之后就是刚进来没多久的,比如我。他们称新进人员为帅哥或者美女。如果“领导”不在,大扛就最大,如果“领导”和大扛都不在就小扛最大,依次类推,一般情况,“领导”,两个扛家不会同时不在“家”。我“师傅”说,他们家的领导叫艾思远艾导,大扛叫什么超(我忘记了),小扛叫万梦杰万老板。

过了一会,他们开始吃饭,估计是8点左右。吃饭的时候需要摆桌,我刚开始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布局的,他们让我坐哪里就坐哪里。“摆好桌”后,先由两位“老板”发饭,饭就是馒头夹咸菜,咸菜只有一点点,馒头冷的要命,有一个掰馒头的,一个夹菜的,先给“领导”弄,掰馒头的喊“伟大领导辛苦了”,夹菜的喊“替伟大领导表示感谢”,之后的顺序依次是大扛,小扛,管家,美女或者帅哥。和之前类似,掰馒头的喊“xx老板辛苦了”,夹菜的喊“替xx老板表示感谢”,接馒头的人要说“辛苦了,谢谢你的馒头”,人手一个馒头之后,大扛说“开饭”,这些老板,就喊“one two three Come on!”然后才可以开始吃饭。

吃饭的时候,会有“老油条”或者抗家开讲,我是第一天去,他们就说“我们家又来了一个牲口,管家怎么看门的,怎么让牲口进来了”之类的话,说完之后就问我知道牲口什么意思,一番对话后,他们解释“我们这里的人都比较懒,把陌生人口简称牲口”。

我还是不怎么说话,听他们说,低头时,他们告诉我不要低着头,谁说话要看着谁,给那个人一个尊重。然后又说我来这里不要多想。接下来,“老板”讲述个人经历,怎么到这来的,当时怎么想的,现在怎么想的。吃的东西少,讲的东西多。吃完之后,大扛喊一声“收”,吃饭的人喊“Oe two three Come on 心若在,梦就在。”

之后,“老板”们围过来和我聊天,各种聊。大冷天的在外边,冷的要命,就这样一直坐着聊天,上厕所要向大扛或者小扛申请,对方同意之后才能去上厕所。来的时候,我也观察观察了周围的环境,有一条公路离这边大约有100米左右的样子,我想着跑,但是想起骑摩托车的那个人,我就没有跑的勇气了,而且我要是上去上厕所的时候,1米之内都有两个人跟着,跑的话还是挺难的,当时天也暗了下来,就没敢跑。

和他们聊的时候,他们问我,觉得他们晚上住在哪里,我说不知道,有人就告诉我说他们是有“家”的,晚上他们要回“家”住,不在野地住。我想着,这是又要把我弄到哪里去。好像很晚的时候,上边有人喊了一句“收”,下边这些人就开始叠被子了,我刚要动手叠,他们马上喊“帅哥别动手”,有人就说“帅哥什么都不用做”,然后有人叫我穿鞋上去,上去之后,给了我三床被子,说帅哥是三床被子(最多),然后我就抱了三床被子。然后他们也都陆续上来了,上了之后就站队,我被我“师傅”拽着,站四列,我站里边,“师傅站外边”。然后就开始走了。也就是“回家”。

“回家”

走了好久好久,基本都是小路,最后终于走到有路灯的地方,来来往往的有车,但是没有车停下来,也没有车开慢,更不会有人报警。

抱了三床被子走,我累的不行,就告诉他们我走不动了,我要歇会。他们不让歇,我就跟着走,最后实在坚持不下去,我就不走了,他们让我歇了一小会,帮我拿了一床被子,然后接着走。

其间,遇到的车起码超过十辆,也有两三个过往的路人,但是这些人好像都熟视无睹,我从来没有对一个城市的人有这样深的仇恨,我打消了我靠别人救助逃跑的念头。走了一段时间,有人骑电动车过来接,这个人过来的时候,他们都喊“大导辛苦了”。

然后就继续跟着走,最后穿过一个小巷子来到一片比较荒但是有房子的地方,停在了路边。“领导”上去和其他人(另外的“领导”)交涉了一些什么之后就把我和“师傅”,还有接我的一个人(闫志强)带到了另一群人中。

刚开始,我根本没看到那边有人,等我们走过去的时候,我发现房子旁边居然站了那么多人(二三十)。和之前也是一样,我站里边,师傅站在外边,依然拽着我。站了一会,就开始往里边走,有一排平房,这里应该是有村民住的地方,房子周围有停着私家车,只有一排房子(北方四合院的样式),一边是房子,一边是围墙。围墙的外边有一栋家属楼,估计有六层高的样子。

我们往里边有,走到最里边倒数第三四家的时候,有人已经打开门迎我们进小院子。家属楼的位置正在这个院子的正侧一点的位置,家属楼高层住户可以看到院子中所有情景。进去院子之后,我们在院子里站好队等着。

刚进门有一间屋子,早来的人都往这间屋子里边走。正对门的位置也有一间房子,这所房子后来进去过,里边有一个隔间是“领导的住所”,隔间之外就剩了一个类似客厅的地方,摆了一张桌子,桌子上边有有两张地图,分别是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,房间十分简陋,还放置了“大导”的电动车,后来知道,老板(抗家也是老板)只能走路,领导可以骑自行车,大导可以骑电动车,再往上处境就更好。

最后,“师傅”带着我进那个刚进门的房间,进去之后,吓了一跳,大家都在地上(水泥地还是土地我没在意)铺了被子躺着睡,我进去的时候,里边已经躺了一排人,并且身上都基本盖好了被子,然后说脱鞋上去躺下,让我躺在我们“家”最里边的位置,“师傅”挨着我睡,先让我躺下,躺下之后,有专门的老板给我盖被子。一般是就地铺一床,两个人竖着盖一床,四个人横着盖一床,因为地方比较小,人比较多,所以他们吼着让我们侧身睡。

睡觉一定要先躺下盖好之后,如果想上厕所,再向扛家申请,到“家”之后可以喝热水,因为有电,他们之前也要走了我的充电宝和充电线,这天晚上因为是待在有电的地方,就给充电宝充电,手机充电。

然后就睡了,睡了没多久,就听见有人喊“起床”,这些老板都开始动起来,我也马上起来,然后他们就开始叠被子,叠好被子之后,我依旧是三床被子,让“师傅”带着我穿鞋往院子里走,站好队。

过了一会,我跟着他们往外边走。刚开始的时候,其实并不知道具体时间,后来和他们交流的过程中猜测,四点左右起床。出门之后,走出巷子,走进一条小路,往前走就是野地中的小路,走了好久,上了一条乡间的柏油路,走到快要穿过一条公路的时候,这条乡间柏油路上有一个横跨公路上空的牌子,当时天比较暗,看不清上边的字,后来一直留意,终于看清了“大口子门村”什么的。

穿过公路的时候要等车少的时候再过去,而且是小跑,过去之后又一条乡间柏油路,也有一个村牌。往里走十米左右有一家养鸭子的,继续往里边走500米左右,旁边有一条柏油路,这个路有一个门,用那种铁框的门,门开着,往里边走了没多久,就进野地了,进去之后又拐了一小段路停在了一个沟的旁边站队。

站好之后,他们有人就下去铺那个农村塑料大棚用的那个塑料纸,他们管它叫油纸。铺好之后,铺在油纸上铺的被子,这层被子铺好之后,就让我们往下扔盖的被子,扔完盖的被子,就让“师傅”带着我入坑。下去之后让我放下我的包,然后脱鞋上去快速躺下,躺下之后有人给盖被子,盖好被子之后就睡觉。因为这是一个沟,下边不是平的,就是v字型的,躺着很不舒服,其实当时就没想舒不舒服的事。

依然是“师傅”挨着我睡,我俩就一个被窝。冷得很,睡觉的时候必须要盖住头。睡了一会,大约八点钟的时候,扛家喊“起床”,然后就都开始起来了,起来之后,叠了多余的被子,就开始由“师傅”、老板陪着打牌。

此后的生活大体都是这个样子,作息时间一般是:早晨4点左右起床,拿好被子去野地睡觉,睡到8点左右起床,起床之后开始打牌;10左右的时候开始吃早饭,早饭就是卷饼,好的时候有粥;吃完饭之后,除了第一天来的有“师傅”和老板陪着打牌,其他老板开始背东西,来了两天及以上的开始听“师傅”讲课;下午一两点的时候,开始吃午饭,午饭是馒头咸菜,午饭之后也是“学习”;晚上8点左右的时候吃晚饭,有时候也到9点多,晚饭也是咸菜馒头。晚上10点左右开始收东西“回家”。这就是传销的基本作息时间。

洗脑

以上就是第一天,从北京到天津,到被他们骗进传销,换窝点。

第二天,传销说这是我来的第一天,要“了解‘家’里的人,用心去交朋友,好好和‘家’里人聊聊天”。其实这一天就是安抚你的情绪,并且要是家里来电话了要马上接,接电话的时候如果旁边有人,其他人必须静音,电话由大扛拿着,开着扩音,接电话之前,先告诉你怎么怎么说,如果在打电话的过程中,说错了话,大扛马上按静音,然后恐吓大声骂你。

朋友打电话也要接,按照之前写好的剧本说就是了,要是说错了话,我不知道是什么后果,反正我没敢尝试。当时给我的剧本就说,我本来是要来天津面试入职的,但是到这里的时候,这家公司变卦了,本来说好的2500工资,改成了1800,说我在天津这边认识了一个朋友,这个朋友的哥哥在青岛银通科技有限公司做项目经理,说给我介绍到他哥哥那里去看看,已经买好了去青岛的票,哪一趟车,什么时间到。

因为刚来的时候就问了有谁都知道我来天津这边,各种威胁,就算你说的全对,他们也不相信,各种威胁问你还有谁,因为手机在他们手上,qq、微信、短信有聊天记录,通话记录,所以也是不能撒谎的。因为他们知道了有谁都知道我来天津这边找工作,于是就重点瞒过这几个人和家人就可以了。

为什么要骗他们呢?因为按照传销的说法,这些人(家人,朋友、同学)是你的市场。这一天主要任务就是,安抚你的情绪,各种对你好,除了自由,要吃的给你吃的,要喝的给你喝的,冷了给你盖被子。各种献殷勤,讨好你。

第三天,传销中说这是第二天,这一天,由“师傅”给你讲述一些东西,就是传销的发展史。这里简单介绍一下,说在1920年的时候由哈佛大学的两位高材生提出了一个理论“人口+人口=市场”,但是在当时没有人认同这个理论,过了不久,美国遭遇次贷危机,其中大多数企业受创,但是安利这家公司几乎没有受到波及,并且还赚了好多钱。他们说,当时安利用了一套先进的卖货方法——三商法,但当时这在美国这个并不合法,直到1969年的时候在美国立法;后来又传入日本,然后传到台湾;最后又一批爱国主义者提前引进中国,结果在广州那边因为老鼠会把“行业”干歪了,国家大力整治。还说,安利、雅风在中国采用三商法的卖货方法赚了很多钱,中国政府看不下去,就提高税收还是怎么的,结果安利就和中国打国际官司,中国败了,承诺给安利加30年在中国销售货品的期限,一共五十年。

然后就各种扯,说中国为了加入WTO二次引进三商法。但是三商法在中国还没有立法,所以他们传销不合法,但是不犯法。一商法说是计划经济,二商法是市场经济,三商法是直销。各种忽悠说他们行业赚的60%的中间环节费用,类似京东,天猫的那种B2C,说他们现在是苦,但是他们有钱。

第四天,传销说的第三天,这一天主要讲三商法,讲他们怎么怎么有钱,讲他们公司的经营理念、性质、制度等。告诉我他们公司叫“蝶贝蕾精细化工有限公司”,他们是干什么的?卖货的。卖什么的?凝白滋养套装。他们是做什么的?做人、织网、赚钱。

他们告诉我,因为他们之前在广州那边做歪过,国家二次引进,还没有立法,国家定了一个十二字方针:允许存在、加强管理、控制发展、谨慎试点。说国家是通过公安机关不定期过来看看加强管理,又说公安机关人数有限,他们在静海区就有6万人做行业,公安管不过来,公安就招了一些辅警,这些辅警都是当地的小混混,说他们素质低下,有时候过来抢砸烧他们的东西,传销称这些人为“土狗”,因为他们的工资只有不到两千块钱,他们过来就见什么值钱的东西拿什么值钱的东西,还说他们过来会问有没有人愿意跟着他们走,就说千万不要跟着土狗走。

然后,他们说了一些跟着他们走的人的事迹,说跟着他们去,他们会打你,搜刮你身上值钱的东西之后就不管你了。还有说了另外一类人,出租车司机,说他们比土狗更可怕,带你过去和你家里人要钱,一个人5万,10万之类的。他们把这个称为他们行业的负面,解释说正是有负面的存在,他们才出来在野地睡。

给我说完“负面”之后,就告诉我,要我把我身上贵重东西全都交给他们,他们替我“保管”,我刚开始不同意,他们就马上变脸,恐吓、训斥各种手段就上了,最后让我写个条,都有什么东西写好,交给他们,等我走的时候过去拿就可以了。身份证、银行卡、现金700、电脑、键盘、鼠标、电脑包、照片、学生证、手机……几乎所有贵重物品全上交了。这些东西加起来价值将近8000元。

这天还要考试,考试通过,按照他们的话来说你还有500块钱拿。第四天考试通过有200,第五天通过没有钱。我就知道在这边至少得待六天,因为一直听他们说“无非就是三到五天的考察时间,考察通过了爱上哪儿上哪儿去”,我还抱有那么一点点希望。

结果,考核自然是意料之中的没有通过,所谓的“领导”训斥了一顿,说什么根本没有用心去看行业,心根本没有在这里。还跟我打亲情牌,说什么在这里不好好看行业就是对家人的不负责,断言说我不孝。然后就各种凶,说认真看行业,认真去学习之类的话。完事之后,这群老板又安慰关心我。可谓是“有捅你的,有给你缝伤口的”。

第五、六天,传销中的第四、五天,就看之前第三天教的东西,不过有些第三天没说清楚,不能说的东西说得更透了,考核依然没有通过,还是各种威胁、吼骂。说自己有多牛逼,一眼就能看到我心里在想什么。

第七天,传销中的第六天,因为待的时间长了,而且考察期间的我产生的费用由他们负责,他们也估计不想等了,就让我当着所有老板的面去唱一首歌,如果唱了就通过。然后我就唱了,唱了之后,“领导”又说我还没有看懂这个行业,给我一个去验证行业的机会,让我成为一名老板,因为已经经历了这么长时间,逃跑的希望一直存在,但是机会确实没有。

我就想着先配合他们,取得信任,只要一有机会出去,我就跑了。当天就宣布我成为了一名新老板,要成为新老板是有条件的,说是必须要购买他们公司的一款产品(化妆品),这款产品我一直没有见到,他们说这个产品不贵重,有价值的是,购买了这套产品之后会得到一张营业执照,就可以销售他们公司的产品,拿60%的中间环节费。然后由大扛告诉我说去给领导说“要加入行业,成为一名新老板”。过去之后,签了一份不知道什么协议。然后就宣布我成为一名新老板了。

第八天,传销中的第七天,大扛过来让我交钱,我说我没有钱,支付宝里就一百多,现金全给他们了。然后,就让我和我朋友借,借口就是我电脑用起来有点卡了,想买一台新电脑,说这两天这电脑正打折,挺急的之类的。

通讯录里的人挨个问,最后我都说不行。有两个朋友,他们知道我来天津,也知道程序员运行一个java程序对电脑要求不高,他们也知道我电脑没事,于是我就给他们打电话说借钱,我当时就想千万不要借给我,结果这两个朋友聪明,没有借给我,没借给我怎么办呢。

大扛就拿着我的手机去支付宝里找什么贷款之类的,让我开通。我一看,这群人拿不到钱是不会轻易罢手的,就在支付宝的网商贷里,贷了2600元,2200+400多分期还款,因为我有700现金,他们的所谓产品要2900元,说让我再给我的银行卡里转2200元,我转了之后他们要我的银行卡密码,我就告诉了他们。然后他们就去取钱了,去了之后说,我钱包里有650现金,卡里只取了2100,还差150,让我支付宝给他们转账过去,我就转了150元。至此,我已经损失至少1万。

逃离

最后说说我是怎么逃出来的。

我到天津的第四天,传销中的第三下午的时候,来了一个小伙,内蒙的,做测试的。又过了几天,来了一个女孩,唐山学院的,大四,还没有毕业。我第五天的时候告诉新来的小伙(在被窝里给他手上写字“走不了,交了2900”),然后,我们就算是结盟了,这小伙比我善谈,和他们聊得挺好,知道另外两个人(比我来的早)是一伙的,一个是学java的,一个是朋友骗进来的。

到了12月18日,我们转移到了一个铁皮房里,我和被朋友骗进来的小伙面对面,我就赌了一把,在他腿上写字“走”。我们就结盟了,策划晚上动手,因为他们来的比较早,我就问他们有没有刀,他们说没有,最后约定用砖头(其实是有什么就用什么)。

晚上“回家”之后在“家”里动手,其中有一个说,看他眼色行事。我们这边能动手的就四个人,这个窝点一共14个人,扣去当天下午新来的一个人和两个女孩子,我们就是4-7的场面。有个来了比较久的告诉我,他们那边动手的人少,我算了下,也就是有可能4-4,如果是这样的话,我们的确有胜算,而且动手要快,完事之后马上离开,一旦被他们打电话,其他窝点就会过来人。

我们照常回去,因为回去的时候是好几个窝点的人一起走,起码有四十号人,这时候动手是十分不明智的。所以我们只有等只剩我们这一队的时候动手是明智的。我们约定了晚上在老窝动手。

晚上,我们不睡觉,等他们先睡,结果,他们有几个人睡在外边。我们调整策略,我告诉他们,晚上不要动手了,大家都准备睡觉,养足精神,第二天走的时候动手。然后我们就睡了。第二天的时候,他们没有叫我们起床,一直睡到7点左右。

我就知道,今天不用去野地了。起床之后我们做游戏玩,完了就“主持”什么的。主持挺费时间的,这时候,我示意其中一个好几次,他们都不动手,都没有第一个人动手。看眼色行事的那个人也不动手。我以为他们怂了,“主持”结束,玩游戏的时候,我说我要上厕所。

穿好鞋,上完厕所之后,我就从炕(炕特别烂,是塌的)下边拿了一块砖,往小扛头上一砖,砖都碎了,他居然没有晕。原先约定好的三个人见我动手了,赶紧响应,就打那一个。结果外边的人也进来了,炕上其他人也压制我们。

最后我们败了。我们想到理想的4-4变成了4-7,外边马上打电话,一会儿,各个窝点的好几个“领导”都过来,各种审问谁先动的手,谁策划的。我就说是我动的手,是我策划的。他们不信,就各种打,我就说是我。这些打不是很重,最后那个被我拍的人过来问我,“信不信我弄死你?”我说我不信,然后他就用充电线过来勒我的脖子,又用手掐住我的脖子,后边的“领导”让他住手,他就停了下来,往我脸上打了三五拳的样子,用脚往我头上踹了两脚,就被弄出去了。

最后各种“领导”各种打,问我什么,我也不怎么说话,就说我想回家,有一个老板叫孙义,他给他主子说“哎,这个被打傻了”,我一听,就灵机一动,就开始装傻了,就说一句话“我想回家”,不断重复,让我做什么我也不做。他们拽我干什么我才去,反正就是不自己主动弄什么,想着我要是装傻的话,时间长了,他们可能就把我扔了。

然后,过了一会,这些人变得紧张起来,说是土狗来了。结果过了一会警察来了,这时候,我并不相信警察,继续装傻,警察各种安抚,我告诉警察说,我要给家里打电话,警察不让,我就更不相信警察了。不过最后还是跟着警察走了。

万幸,最后,我终于出来了。

转载请注明:有爱前端 » 大学生自述求职陷入天津传销经历:有捅你的,有给你缝伤口的

喜欢 (0)or分享 (0)
发表我的评论
取消评论

表情